✿舞駕家✿

脾氣不好 隨時跑路 寫文掃圖 喜歡就買 屬性你猜 同擔拒否 禁止转发禁一切

【8uppers】雏鸟

·始末屋 不甜
·Johnny → Jacky ↔︎ Mac
·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打cp tag,虽然标题已经很巧妙的暴露了(。)
本身只是想写出Johnny复杂的感情,不算是粮。而且在我看来始末屋人设和他们本人完全不一样,如果能理解这一点我会很开心。


「他对他的感情,就像雏鸟对于第一眼见到的那个存在。」

“Jacky不属于这边的世界,真的勉强不来。”Toppo曾经绞尽脑汁这样劝过他,看得出轻度社交障碍的小个子努力考虑过措辞了。而Johnny只是笑笑,调了杯酒给自己无聊的看着Ace打架。他心想「要是他真的不喜欢男人就好了。」

Johnny十岁时就知道了,Jacky喜欢Mac。放学回孤儿院,因为平常一起走的Toppo生病没上学,他形单影只的却特意绕了道。冬令时,天已经微微黑了。在街角处他看见了纠缠在一起的人影,是Jacky。小朋友以为在意的人受到了欺负攥紧了拳头准备上前,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和那句无意从唇齿间偷跑出来的“Mac”让他心一下子冷了。
没有父母的孩子,再怎么关爱还是早熟。
他其实是知道的,Mac和Jacky的关系和他们的都不一样。Toppo是最受Jacky关心的一个,所以他努力把小小的嫉妒心都埋起来也去靠近了不容易相处的小孩。
但是Mac不一样,他平时的言语本来就少。一开始不常和小孩子们接触,无意的瞟过来的眼神也会在Jacky出现时盯着对方的袖口或者发梢、也可能是虎牙,可就是不看他亲口夸过好看的双眼。
Johnny非常不理解了,Jacky又不是只有眼睛好看。他哪里都好。就连现在他发出的自己没有听过的语气,都是好的。Johnny捏紧了书包的肩带,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逃跑了。

小男孩好像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少年,带着这个时期独有的不协调感。明明身高还在成长中你能平视他,脸还是那么的孩子气。脚下踏着的球鞋却已经像一艘小船,大的令人意识到时光会飞速流淌。等你回过神,他就长大了,变成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他的天然卷越来越不明显,到七个人一起搬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偏分的半长发。
“去剪个头发吧。”Jacky站在他身后对着不听话的发梢吹着气。
“好。”他抿了抿嘴,像是在忍耐。
Jacky总是对他自己这些小动作毫无自觉,本意只是出于兄长般的关心。可在Johnny看来是致命的撩拨,他打心眼里讨厌有这种想法的自己,却又控制不住。

随后的几年,Jacky的谈话技术越来越高超。Johnny也想学着小有名气的欺诈师,却被揉乱了一头碎发。“Johnny你光是这张脸就足够套出很多情报了。”语气是自满,内容是夸奖。Johnny却高兴不起来,始末屋最黑暗的一面都是Jacky和Mac处理善后的。他还是像十年前那个小男孩一样,只能怀着不甘心什么也做不了。他极其想要打破这个平衡,这个Jacky和Mac隐瞒感情换来的多年的平衡,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攥紧的拳头和当年一样,被无奈的放下。

已经是成熟大人的他完整露出了被Jacky表扬的面容,头发全向后梳起。配着引人注目的身高,出入各种场合都回头率颇高。他偶尔也会因为套话对象的一些奇特之处动心,比如这个女孩的虎牙很像Jacky,但没有Jacky好看;那个女人的眼角有一丝Jacky的影子,虽然还是不及他……
和心里的代替品欢爱后是更加孤独的体验。他总是在黎明回到始末屋,看着在高楼夹缝中生存的酒吧点燃一支烟。拿在手上也不抽,只是希望能稍微盖住一些那些女人的脂粉气。在第一次没注意后颈的唇印而被Jacky打趣之后他就格外注意,那次他还对着Jacky发火了。满眼通红的样子让他知道自己还是那个小孩,那个不被理解也害怕自己感情的小孩。

不想被所爱的人知道自己的爱意,不想被所爱的人知道自己的欲望。明明是想要更进一步的碰触。
他推开门,Jacky趴在吧台上睡着了。每当自己出任务时他都会这样等他回来,一开始Johnny还避开了Mac责备的目光。可就算是自私,是任性,他也想要拥有一小段Jacky单独属于自己的时间。
他小心翼翼的拨弄了下对方搭眼的刘海,就是眼前这个人,曾经非常严肃的看着自己说“幸福一定在等待着你。”

现在幸福就在自己眼前了。
但不会等着我。
你。
不会等着我。

Johnny脱下外套轻轻盖在了Jacky的身上,盖住了自己所有的秘密。




—Fin—

评论(2)
热度(3)

© ✿舞駕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