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駕家✿

脾氣不好 隨時跑路 寫文掃圖 喜歡就買 屬性你猜 同擔拒否 禁止转发禁一切

【山組】-鯨落

鯨落

*山組 OSO無差
*小大deafmutism設定 請慎
*十分放飛自我 甜甜的

「當鯨魚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屍體會最終沈入海底。生物學家賦予這個過程一個名字——鯨落。鯨魚的屍體可以供養著整套生命系統,這是它留給大海最後的溫柔。」

01.
櫻井翔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人,頂光水波在對方半長的髮梢上投影。又突然眼前一亮,任由他焦急拍了拍自己后又用手比劃著什麼。
“是鯨對嗎?”櫻井圓圓的眼睛笑的瞇了起來,每次理解大野智的‘話語’後心情都是這麼愉悅。
然後他看著大野一個勁的抿著嘴點頭,臉上似乎還帶著些許潮紅。“真是喜歡啊⋯⋯”櫻井翔心想。

認識大野智是三個月前的事,身為主播的自己採訪當地水族館的一個熱門現象——為聽力障礙人士服務的動物表演解說。
明明是很小的水族館,卻有著超前的理念。他看著唯一的一個員工,也就是大野先生。穿著防水的背帶褲,還戴著和海獅是情侶裝的圓圓眼鏡加小禮帽,看得櫻井翔不由得笑了起來。
表演每天兩場,大野智不停的盯著海洋朋友們的動作朝觀眾比劃著。因為他聽不見任何一絲聲音,只能按台本上的流程背下來然後看著進行的節奏再反應。
一場下來很累很辛苦,大野的額頭上都是涔涔的汗。不過好在上座率還很高,當他看到劇場內有戴著助聽器的客人便會朝著那個方向站進一些。
這些也是在櫻井翔採訪時才知道的,可一個對工作十分有熱情的大野智在過程中卻顯得有些忸怩。這讓櫻井翔不由得有些意外,還以為會是個充滿著活力的人呢。
之所以來採訪的會是自己,是因為海外留學時的義工經驗讓他會一些手語,不過以防萬一他還是帶了紙筆以免溝通上出問題。正式碰面時櫻井翔率先用手語打了招呼,帶著他的職業微笑。大野智明顯覺得親切不少,可還是保持著距離侷促的鞠躬。不過也不難理解,他的世界很少有如此長時間交流的機會。
兩人在園區的咖啡館內坐下,大野智結束了辛苦的工作後該櫻井翔上班了。本來平靜又順理成章的開端,在櫻井翔下意識拿出錄音筆的時候尷尬了起來。果然健全人士還是無法完全感受到不便,這讓櫻井有些暗暗自責。
接下來反而都很順利,除了攝影師在拍照時用了閃光燈把大野嚇了一跳外。他聽不見快門的蜂鳴聲,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好像有些惱火。大野抓起本子畫了個相機,又畫了個躍起水面的小海豚後在相機的閃光上打了個叉。一臉嚴肅的樣子讓櫻井翔馬上反應過來了,跟PD解釋到不要對著動物們開閃光燈,大野看著櫻井翔略帶焦急的神色,好看的嘴巴一張一合,莫名的安心了下來。
結束時禮貌性的握手,大野衝櫻井翔點了點頭。回去的路上櫻井像是想起來些什麼一樣翻著雙肩包,然後拿出了本子打開,小海豚在向自己微笑。他勾了勾嘴角,心想著“那就再去一次吧。”

02.
大野智能讀唇語,這是櫻井翔後來去的一次才發現的。因為在看到自己的漁夫帽框架眼鏡和格子襯衫的私服後,大野明顯的做了個“欸?!”的口型。雖然的確是和上次西裝革履的櫻井主播差很多,但說實話稍微受到了些許打擊。
和自己的工作環境不同,和大野在一起很安靜。導致他碎碎唸時都是小小聲的氣音,明明大野也聽不見。
離酷暑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漸漸天涼了。水族館的客人們也變得不那麼多了,大野和櫻井並肩走在海底隧道裡,噠噠的腳步聲頻率相同。櫻井翔意識到只有自己聽得見,感到一絲寂寞。大野打亂了步伐噔噔的跑到櫻井的面前,鞋尖對著鞋尖。這次沒有小禮帽,櫻井很清晰的看到了他頭頂的兩個髮旋,讓人很想揉亂。
在鰩魚飛過他們上方時,借著短暫的陰影大野智吻住了櫻井翔。玻璃上泛著彩虹色的光,誰也不知道這能不能算是一見鐘情。
理所當然的等到戀人下班再回家,很不巧的是兩個人的家根本不順路。櫻井送了大野回去,在分別時借著恰到好處的身高差在其眼前做了個‘喜歡’的口型。
結果卻被意外肉食係的對方大膽拉進了屋子,滿房間的畫散落一地。內容有船有魚,在感歎果然沒有自己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十分突兀的東西。和沒有生活氣息的大野智格格不入的超級大電視,旁邊還靠放著一根魚竿。
櫻井翔抵著沙發坐在地上,大野慌亂的收拾完一地的凌亂後乖巧的坐在他身旁。打開電視,是震耳欲聾的自己的聲音。櫻井翔下意識皺眉按下了開關,在大野智的苦笑中再一次意識到了差異。
“我”、“想聽”、“小翔”、“聲音”
把大野對自己比劃的手勢一一念出聲,心中一片酸澀。這莫名的感情來的太快,可要是什麼事都能說清原因就不叫喜歡了吧?
他一把抱住大野,用唇瓣在戀人耳骨上摩擦著喊著其名字。
“智?”大野智點了頭,
“智!”大野智點了點頭,
“智”大野智勾起嘴角,把頭埋進了櫻井翔的頸窩。

03.
持續到入冬的蜜月期使櫻井主播有些幸福胖,每週外景完只要不遠便匆匆跑去水族館和大野智吃晚餐。很多時候都是簡單的菜餚甚至是便利店的飯糰,兩個人對著企鵝對著海龜對著魚群卻吃的很開心。
看來今天一起吃飯的朋友是白鯨,大野智穿著一身潛水服,纖細的身材一覽無余。他趴在水池邊向櫻井翔揮著手,水下的白鯨在吐著圈圈。為了能和白鯨一起跳舞大野智專門去考了潛水證,他坐上岸來打著手勢。
“白鯨的聲音,好聽。”
“是的,”櫻井翔回著,“好聽。”
白鯨的水池是一整面的玻璃墻,很深,這讓櫻井翔有些不適。
和大野智在一起後也潛過水,水壓刺激著鼓膜讓櫻井翔覺得感受到了戀人的世界。那一刻時間仿佛停滯了,一片靜謐。他想讓大野智聽到水流的聲音、鯨的歌聲⋯⋯以及自己的呼吸。
“智,”櫻井翔順勢坐了下來慢慢做著口型,他要講個故事。“鯨之間的交流發聲頻道在15~40赫茲,一頭叫Alice的鯨魚發聲頻率卻在52赫茲。二十多年來,「52赫茲」用世界上唯一的頻率唱著歌。”
他一字一頓的說著,大野認真的看著時不時眨眨眼。短短的話說了不短的時間,櫻井頓了頓繼續說到:“智的聲音,我都聽得見。”
因為我們同在一個頻道,永遠。
大野智笑了笑把手搭在戀人的膝蓋上,突然一愣還在水里的腳隨著輕微震顫的波紋像小孩子一樣開心的打起了水花。
“小翔,剛剛白鯨叫了哦。”
大野智朝著櫻井翔說著無聲的話。


-Fin-

*突發小短篇(。・`3´・)
這個題材很早就想嘗試,果然山組還是最適合!
就想寫這樣自然而然互相吸引安定的山
雖然小大聽不見聲音可是感受得到震動所以最後也能“聽到”鯨叫~
感覺被治愈了,寫了很多小情話呢。
之所以叫鯨落是想表達小大帶給了翔哥哥一個完整的自己,一個新的世界。
另外Alice的聲音很好聽哦大家可以去搜搜來聽!




藥吟 27/12/16

评论(10)
热度(88)

© ✿舞駕家✿ | Powered by LOFTER